园艺首页 >> 时尚花艺 >> 花诗花语 >> 正文

绣球花物语(图)

来源:sohu-社区   作者:   日期:2010年09月06日


    您见过绣球花吗?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廿多年前的一次美展上。

    我久久伫立在广州美院郑爽老师的作品前,绣球花的宁静、素朴、天然、朦胧、淡雅、凄美、冰洁、孤芳、清高脱俗、楚楚可怜的风姿深深地吸引住了我,以至今时今日。真没有想到,一幅画像的魅力竞能如此巨大。

    此后,我不仅记住了她称作绣球花,还记住了她叫紫阳、粉团、七彩、八仙等诸多的芳名以及水粉画、水彩、版画、工笔等最佳的表现。

    绣球本是古代宫廷乐队舞蹈用的道具,也是昔日女儿家家居室里或床上装饰用的私房物,小如拳,大如筐,未到婚嫁从不轻易示人。

    相传北宋年间(约964年),河南洛阳有财主刘氏的千金刘钰英被父亲所逼抛绣球择婿,天公作美绣球被乞丐吕蒙偶得。财主后反悔,可女儿慧眼识郎君,非此人不嫁。吕蒙婚后为报答爱妻知遇之恩,发奋功名,一举高中状元,后曾历任三回宰相。

    这段抛绣球的传说留给了后人一段千古美谈。至今大江南北,从黑龙江到阿里山均有抛绣球的习俗,以广西壮族的“三月三”节为最。

    绣球花属虎耳草植物八仙花科,学名Hydrangeamacrophylla,原产中原和东海、南海沿岸各地。从喜马拉雅山麓到华中、华北、华南、西南及亚洲的大部分地区均能看到。仅云南“丽江高山植物园”内就有保存品种约九十个。

    《白氏文集》里称,约1200年前白居易被贬做杭州刺史时在“云招贤寺”留下咏诗一癸,云:“何年植向仙坛上,早晚移栽到梵家,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之句,谓绣球花为紫阳花白乐天大概是天下第一人。

    二零零四年春节的“花街”,广州首次投放了三万多盆国产反季节的盆栽绣球花供应市民。十八世纪,紫阳花被带进欧洲,现培育有新品种约五百多个。

    而真正领略绣球花容颜的,还是到了日本之后。

    绣球花在日本的汉字名谓紫阳花,日语念“阿姬赛”。据闻,是平安时代(约1100年前)一位叫源顺的人将紫阳花一名引入日本。

    紫阳花对土壤的PH值非常敏感,值高花呈蓝紫,反则花变粉红。原是火山岛的日本正适合紫阳花的繁衍。花色粗分为蓝、粉、紫、白、红等;细分则难言其色。

    日本古典《源氏物语》中有夕雾将一枝紫阳花送给云居雁乳母的一段描述。紫阳花会变化多色,有“多变的妖姬”之意;因花儿会散发孢子和在雨中开放,也称之谓“雨中的精灵”,故日本把紫阳花认为是不吉之花,难登大雅之堂。

    而正是这般不经意,这种经年的野放,天地间才造化出了紫阳花这如霞如蔚,如林如丛,如锦如绣的花团簇拥来。

    每年的五、六月梅雨季节,百花争艳后的春末初夏,在阴雨绵绵瑟瑟凉风的一派萧煞中,正是盛开在神社、寺庙、墓地、山野、道旁、水边那一簇簇、一丛丛、一片片、一株株、一球球姹紫嫣红,延绵不断的紫阳花。

    这一季节,在东京郊外的廉仓那满山遍野绽放的竟是廿多万数球株的紫阳花。有的花球大如盆,有的植株高如冠,是继樱花和紫藤开后,菖蒲和早颜(牵牛花)开前的又一花族的观赏期。

    赏紫阳花,不似赏樱花般的喧闹,不像赏紫藤般的墟堪,不同赏早颜般的短暂。

    每当紫阳花开的季节,我总会独人把伞,无蜂无蝶陪伴,驻留在花前叶下细细揣摩,任由斜雨疾风吹拂,摇曳花球。看着牵引出一滴滴花之泪,一段段蕊之语而沉溺其中……

    梵高的一幅《向日葵》价值连城,据称能“招蜂引蝶”。而擅长描绘绣球花的画匠尚未形成,存世的作品也少之又少。

    除羁旅台湾日侨长崎清子在一九二八年的一幅西洋画《绣球花》和与爱新觉罗沾有血亲的郑教授在一九八二年获法国艺术奖的版画《绣球花》,还见有四川圣水寺佛门弟子沈先生的水粉《绣球花》以及近年旅日画人方楚雄的工笔《绣球花下》。余外,几乎再也无处寻觅。

    如同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黄胄画驴一样,再横空出世一位专画绣球花的师匠来,那将是国人与世人之幸矣。

 

(编辑:钻天杨)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