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艺首页 >> 插花艺术 >> 插花体验 >> 正文

传统插花 复苏花艺中国梦

来源:世园会   作者:   日期:2017年06月12日

如果你问一位中国花店业者:“你爱中国传统插花吗?”他一定会说:“爱!”,但如果你问他是否学过传统插花、传统插花的概念是什么,他却可能会摇头,茫然。中国传统插花———东方插花艺术的起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原本应流淌在每一位中国花艺人的血脉中,为何普及率不高?传统插花之于中国花店行业的意义到底在哪儿呢?沧海遗珠传统插花从“无”到有仅四十年中国传统插花在两岸花艺界的普及远不敌西方商业花艺,甚至在台湾也比不上同样“修身养性”的日本花道,原因何在?

“中国传统插花历史悠久,甚至在三千多年前的《诗经》中都有记载。”这是学习传统插花的人最熟悉和引以为豪的话。但另一个事实是,传统插花的理论体系并非古已有之,它犹如沧海遗珠,散落在大量古典文献和画作中,需要现代人耗费心力去将它发掘整理,重见天日。这一历程在两岸仅仅用了不到40年的时间。更不可忽视的是,这一过程多为以个体为主的自发行为,其研究和推广的力度相比500年一脉相承的日本池坊和自18世纪逐渐繁荣的“西花”,显得势单力薄。

坐在记者面前的黄永川教授已经年近七旬,头发花白。退休前他是台湾历史博物馆馆长,因为长期埋首史料,一只眼的视力已近失明,只是10年前在天津花展上见到他时的儒雅风度依然不减。

在中国传统插花界,黄永川是一位可以载入史册的人物。他埋首传统插花典籍三十多年,在两岸花艺界首次将传统插花以“四大类型”的完整体系推出,并整理出一套15本的标准教材,出版《中华插花史研究》等重要著作数十部。他于1986年创立台湾“中华花艺文教基金会”,目前会员上万人,在中国大陆的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等城市都设有花艺教室。“黄永川教授对传统插花认识得深,他在美术和历史方面的造诣对他的传统插花研究很有帮助。”中国杰出插花艺术家蔡仲娟与黄永川交情深厚;“台湾‘文教基金会’在中国传统插花研究上细致深入,对我们很有启发。”中国插花花艺大师王绥枝、山东花艺师袁乃夫、江苏泰州花艺师郁泓都曾这样赞叹。

台湾上世纪80年代,日本花道盛行,当时台湾的池坊支部鼓励学员插有台湾特色的作品,学生们就用斗笠、蓑衣、木屐等当花器。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被分在台湾历史博物馆工作的黄永川看后觉得很丢脸。他认为那不叫中国插花,中国插花要从内涵、核心去理解。他还看到当时台湾有近20个日本花艺流派,大批花艺教师来台推广日本花道。“中国人是天人合一的民族,会很自然地学插花,却去学日本插花。其实日本插花也是慢慢发展起来的,现在我们捡现成的,不去研究自己的,就好像汉人穿着和服满街跑。”黄永川说。

酷爱收藏传统书画的黄永川,在很多书画作品中看到插花的身影,阅读古典名作《瓶史》,他被其中插花的高雅品位和文化内涵深深打动。“中国传统插花应该立起来,跟日本、西式花艺三足鼎立,故宫博物馆里的容器三分之一都是插花的,我不能漠视它,假装看不到,要勇敢地去了解。”就这样,凭着一个中国人责无旁贷之心,他把大量心血放到插花研究上。

在黄永川的研究中,记述中国古典插花的重要参考书目是“骨”,还有很多生活化的古典小说是“肉”。他的办公桌上常年堆满资料,多年来光是古画就看过四五百张。“从古书中找理论系统很困难,还要从诗词书画中旁征博引,这个过程和写历史书的道理一样,有空白,也有想象。《中华插花史研究》一书的内容还有商榷的余地。《中国古代插花艺术》也有一些空白,要用其他的资料去补足,才能研究下去。但如果没有人做,就永远停留在那里。”一谈到研究过程,黄永川骨子里那种传统知识分子的严谨和执着令人动容。他每天晚上工作到凌晨3点,还奔波各地去讲插花。他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周六在高雄讲,周日要到台中,因为太疲惫,他一上车就睡觉,忽听司机喊嘉义(黄永川的家乡)到了,感觉好熟悉,拿着行李就往外冲,到检票口工才发现不对,又返回来等下一趟车,极度疲劳曾让他得了肝病,差点“丢一条小命”。

“我不是插花家,我是插花史家和书画家。”黄永川这样给自己定位。在中国大陆花艺界,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的王莲英教授也是从“无”到有,一点一滴重拾传统插花。1987年,在北京开设插花课的王莲英意识到,中国传统插花散落在《瓶史》、《瓶花谱》等古书中的理论博大精深,但当前具有中国特色的插花教学内容却几近空白。怀着弘扬传统文化的强烈责任感,她在主业之余几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传统插花的研究中,在她和北京插花艺术研究会成员的共同努力下,中国传统插花以“六大花器”的方式在大陆整理推出,直到今天仍然是中国大陆花艺界学习传统插花的主流内容。

台湾的“中华花艺文教基金会”,大陆的北京插花艺术研究会、上海插花花艺协会和广州插花艺术研究会,多年来无不在传承中国传统插花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也不得不承认,传统插花的理论体系在时间、人力的限制下还有待完善;在西方商业花艺盛行之下,其教学机构也相对少得多,这些都注定它短时间不可能吸引花店业者大规模学习。

(编辑:郁金香)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email protected]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