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艺首页 >> 盆景奇石 >> 根雕艺术 >> 正文

根雕艺术:木雕仕女形象创作浅谈

来源:拾木说   作者:   日期:2017年06月21日

中国木雕浩瀚的艺术长河中形成以建筑装饰木雕与宗教雕刻为主的门类。福建福州、广东潮州、浙江东阳是中国木雕三大发源地。

根雕艺术:木雕仕女形象创作浅谈

我生长在福州著名的工艺雕刻之乡——鼓山镇。少年时就受到雕刻工艺的潜移默化和熏陶,14岁学艺,并爱上雕刻。1961年和1964年两度被选送福建省工艺美术雕刻培训班深造,学习素描、泥塑、艺用解剖学和中国工艺美术史论等课程,从而开阔了艺术视野,增强对艺术的观察能力,奠定了一定的美术理论基础。1961年在福建省工艺美术培训班学习期间就受到被同行誉为“福州木雕第一把刀”的当代木雕大师阮宝光的亲自指导。阮宝光大师毕业于浙江美院雕刻专业,他功底深厚,注重人物动态塑造,特别讲究人物面部效果处理,他深深地影响了我的木雕创作。所以我的黄杨木雕里有阮宝光的影子。

此后,我在福州鼓山雕刻厂负责龙眼木、黄杨木雕以及象牙雕刻的设计、创作工作。1973年参加福州市工艺品赴美国参展创作小组,创作的黄杨木雕作品《红绸舞》被电影《武夷风光》作为特写镜头,1977年木雕作品《盼统一》获福建省工艺美术展优秀奖。此后有20多件木雕作品在省级以上工艺美术专业评比中获奖,以及被国外收藏家所收藏。

在50多年木雕艺术的创作实践中,深刻体会到福州木雕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精湛的工艺。要把传统发扬光大,既要沿前人已走过的道路,不断探索,又要另辟蹊径,打开思路,才能永葆艺术青春的真谛。

我从木雕材质的选择、作品的立意、形象的塑造、表现手法的入手,十分强调材佳工细艺美。

罗丹曾说过为,不是缺少发现美。因而,艺术家心灵深处的纯净,对美的迫摹,是其塑造艺术美的动因。

我的木雕艺术创作,题材较广,大凡仕女、仙佛、神话传说、历史典故等,均有涉及,但更多的是对仕女形象的塑造。

根雕艺术:木雕仕女形象创作浅谈

天生丽质,婀娜多姿,仪态典雅是多数人对女性美的评判,而我则从古典美的角度,审视仕女形象的再创造,即如何利用木雕艺术创造一种女性的古典美。

美的形象创造,是艺术家热爱生活,细心观察生活并对生活具有强烈表现欲望的结果。

传统仕女形象具有秀丽、娴静、端庄、典雅的特征。如何运用木雕表现这些特征,对作者来说,具有很高的要求。除技艺外,首先要求选择材料。在众多的木雕材质中,黄杨木是最佳的选择。

黄杨木,是一种珍贵树种,逢冬开花,春季结子。质地坚韧,纹理细腻、光洁,色泽黄亮、庄重,有象牙般的色泽,随着年岁久远,颜色由浅而深,能够给人以端庄古朴的美感和高贵典雅的品位。所以选择黄杨木雕刻仕女形象有不二之选的优势。

为了创作木雕仕女形象,我注重选择黄杨木中细腻光洁且无疤结的树干,多角度审视,然后依形态,或塑泥稿,作必要的取舍。这需要艺术家不断地探索,在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地进行创新。

在创造每一件作品之前,我都要进行充分的准备。特别创作木雕仕女作品,从多方位进行构思,再进行调整形态或塑泥稿。在打坯时,人物之间的位置物象像前后的透视关系,以及物象本身的比例,人物衣纹处理等需精心安排,方能设计到位。如木雕《母爱》《天仙配》《宝黛读西厢》等,都注重形象设计,表现人物典型性格特征。《痴情》犹如再现宝玉黛玉互诉爱慕之情的场面,《听琴》表现了卓文君的那种身姿微侧,双眸含情沉醉于音乐之中的情态,“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瞬间凝固。《贵妃醉酒》却以对比手法,将醉意朦胧的贵妃,与矮丑的太监组合在一起,形成美与丑的对比和反差,反衬出醉意的贵妃,虽醉犹美。《贵妃醉酒》除给观者留下过目不忘印象的脸部表情外,人物的肢体语言也极为生动,太监扶贵妃,使自己的身体整个紧贴贵妃以及另一只没有出现的手,均隐喻太监的卑陋,给观者留下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根雕艺术:木雕仕女形象创作浅谈

阮宝光大师是福州木雕艺术的代表性人物,其为工艺美术界所尊崇。他要求我要十分注意观察生活和注意素材积累,在看戏时,要特别注意演员一举一动,一招一式,要默然于胸并作形象的构思,以作雕刻创作参照。黄杨木雕《黛玉荷锄》《仙女散花》《飞天》《西施》《宝玉与黛玉》等多取之戏剧舞台的人物形象。是平时注意观察的结果。

除了生活积累,我还不断汲取艺术 ,向古典文学学习如何表现形象,向西方雕塑学习如何塑造形象。我在学习过程中,开阔了自己的艺术视野,在继承传统风格的基础上进行探索,在构图、设计、雕刻技艺和内容上都有了新的发展,而且还作了不少大胆的创新。黄杨木雕《反弹琵琶》,取自然黄杨木树根,依型取势,显现婀娜姿态,手法概括简约,不作过多雕刻,以突出其自然形态。而脸部则细致刻画,使女性所具有的美,都集中于头部:秀丽的脸庞,端庄的神韵、纤细的手指,反弹的舞姿,无不表现女性的古典美。这是我所要表现的。创作手法上采用圆润流畅、富有变化的刀法。既有概括、简练、粗犷、有力的大块面手法,又有精雕细刻,如衣纹处理上采用与传统截然不同的手法,以简练概括处理,使人物造型显得更加明确流畅,清新传神;头部则严格按照比例,从发髻到眉眼口鼻都十分注重精雕细刻,意在准确,达到惟妙惟肖。

在创作形式方面,也作一些有益的探索。福州传统木雕多作圆雕,以作把玩陈设之用。我的木雕创作形式,初期也多圆雕,这也许受当时工厂统一生产要求的影响,多按规格创作,后摆脱程式化进行自我创作之后,形式也发生了变化,对材料不作过多的废弃,而取其自然之形,作根雕仕女形象塑造的尝试,所以创作风格也有新的变化。

根雕艺术:木雕仕女形象创作浅谈

如黄杨木雕《痴情》,取材于红楼梦中宝玉与黛玉看《西厢记》,志趣相同,以《西厢记》为媒,表露出男女爱慕之情的戏剧性形象。既有传统木雕技法注重形象逼真的生动传神的效果,又有西方雕塑概括简练,自然流畅的神韵。由于二者结合相得益彰,准确、巧妙地把握人物情态和特征,使人物与情景水乳交融,具有较强的艺术效果和艺术文化感染力。还有自然形木雕作品《踏雪》,光滑如玉,象牙般的脸部处理藏身于以粗糙黄杨干木与树皮为衬的外表质地的粗犷原始、野味之中,创造了一个反差对比特别强烈的艺术效果。在作品中,我没有简化人物的形体动作,略向下而前视的脸面与缩肩摆胸的动作借用了木头的形状进行刻画,使人感受到这们美女在雪天,因怕雪滑而缩手缩脚,慢步踟蹰的少女仪态,在天真童趣中,流露出一股春的气息。在那茫茫的寒冬的冰雪中,那旷野枯皮糙木之中,有一位美丽的姑娘在踏雪,有一张可爱的丽脸在微笑,似乎春天已经不远了。

总之,我的木雕仕女艺术作品,以传统的技艺与现代的艺术手法相结合,表现和刻画中国古代和现在人物的形象和女性美,十分讲究神韵,并以凝重洗练、适度变形的处理手法追求与众不同的风格特色。努力在工与艺、艺与美、美与创新之中潜心探求。

(编辑:郁金香)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