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艺首页 >> 花与生活 >> 家庭养花 >> 正文

从养花到种菜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贺建军   日期:2018年07月23日

阳台内外,花盆中一片葱茏,有花卉,有绿植,还有蔬菜,绿茵茵的煞是养眼。读书或是码字累了,近身来看,不由赏心悦目神清气爽。

以往,我一直喜欢种植各种各样的花卉。在秦皇岛当兵的时候,部队大院花坛里有一株月季花,一米多高。开花时节,花朵硕大,初为桃粉色,逐渐变幻为艳黄色直至橘红色,早中晚时分色泽不同,在阳光下更显袅袅婷婷,娇艳欲滴。

退伍回到合肥后,和父母住在一楼的三居室里,有一个六七十平方的大院子,把院子比作花苑,一点不夸张。种的有来自皖南的雷竹和桂花树,以及一棵五六米高的怀远白石榴树。楼前屋后的空地上,父亲种了许多棵从老家太和移栽来的香椿树,绿荫如盖,芬芳怡人。

我还是念念不忘秦皇岛那株会变色的月季花。和父亲说起此事,父亲同意我在原先的鱼池上多栽些好看的月季花。我们家住在大西门,我时常骑着自行车到大东门裕丰花市,细挑精选,三数年间,一共挑选了十四五棵月季,精心栽植于园中。盛开之时,满园花团锦簇,芬芳扑鼻,呈现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赞美月季“晚开春去后,独秀院中央”之景象。

院落里最先迎到阳光的一角,还栽着我上高中时从同学家挪来的金银花,藤蔓嫩绿茁壮,花枝招展,压满了围栏。花开时节,双色的金银花情同手足,共同芬芳,与盛开的月季争奇斗艳。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父母驾鹤西去多年,我也有了新家。住在五楼,再没有带着泥土芳香的花苑,开花的植物愈发种得少了,美丽炫目的月季和幽香的金银花离我越来越远,但爱花的那份心思,还在内心存盘。因为环境所限,我便栽些极好养的花。

每到初冬,室内总供养一盆漳州水仙,那是远在福州的朋友寄来的礼物。春节期间,水仙盛开,我感受着生活的美好和朋友浓浓的情谊。和水仙同样好养的还有铜钱草、绿萝和法国吊兰等,满满当当地占着阳台、窗台或是书桌的一角,增添乐趣,陶冶性情。

种花养草的机缘无处不在,厨房里发芽的铁棍山药,随手埋在花盆里,不经意间,它长出好看的藤蔓、嫩绿的叶子、细碎的小花和黄豆粒大小的果实。最美的是秋意浓厚时,它的叶子若那时节的银杏叶一般变得黄灿灿的,惹人喜爱。两个发了芽的土豆,种在北阳台的花盆里,任它风吹日晒,阴晴冷暖,照样茁壮成长,开花结果。等我把争芳吐艳的土豆花照片发在朋友圈里,立时赢得一片喝彩。

家里各式花盆里,还种上了品种丰富的辣椒,有普通的青椒、厚实的美国牛椒和娇小可爱热辣的朝天椒,收获时节,它们都成了我家餐桌上的美味。

清明前夕,我从老家探亲归来,带回荆芥的种子,和一小袋苋菜的种子。我小心地把这些菜籽种在不同的花盆里,日子没过多久,细细的嫩绿就拱了出来,生机盎然朝气蓬勃。

看着无处不在的满满绿意,心里就舒畅。管他是花还是草,凡种下的,都是希望。种子发芽时的娇嫩,植物生长时的葳蕤,枝叶间挂果时的喜悦,甚至花败叶落时的荣枯交替,宛若潮起潮落,不由让人对岁月的变迁、人生中的起起落落,有了更为深切的认知,无形之中,也给自己的心灵平添了一份淡然与超脱。

(编辑:菩提树)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